-
-
 

《托雷斯和本阿弗莱克的故事》

(并不是)


托雷斯小哥和阿弗莱克小哥是我微观经济学课上的两个美国男生。托雷斯小哥长得简直就是托雷斯翻版的,阿弗莱克小哥长得比本阿弗莱克更清秀一点。

阿弗莱克长得非常非常英俊,在我们专业里的华人妹子圈有点受公认的意思。今天他穿着黑红相间的格子衬衫,挎着一只斜挎包进来,引发了一阵小小的欢呼声。他身材超级棒,肩膀宽,腰窄,最要命的是他总是穿能完美勾勒出他背部线条的棉质衣服,服服帖帖地沿着他美得惊人的肩胛骨。美人在骨不在皮这句话对极了,他背部的骨骼很漂亮,又不是瘦得皮包骨头那种,而是有骨骼线条,也有精瘦的肌肉衬在里面。

他非常高冷,从不和别人主动讲话。但如果别人和他讲了,他也会很礼貌地回应,甚至很热情地攀谈起来,笑起来眼尾纹很深。我室友和他这学期三门课都一起上,对他有些了解,觉得他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再健谈的人在他旁边也会变得唯唯诺诺起来。然而他似乎又不是那种很享受于和世界隔绝的高冷状态的意思,而是有些慌张地,不知道该和他人怎么交流。我室友说有一次她觉得他非常孤独,在别人聊成一片的喧嚣的教室里,他两只手搭在胸口,又用五指对着五指,尴尬地触碰着。

他在微观经济课上老是坐第一排,托雷斯也是。但他们永远都隔了一个座位,而且极少交流。

托雷斯是完全另一种风格。永远红彤彤的面孔,颧骨高凸,嘴巴有些像鱼嘴巴,说起来其实也很像TVB的陈豪。如果你能理解托雷斯和陈豪之间的相似之处,你应该就能想象出他长相的大半。他老是穿一些很不得体的衣服,夏天的时候是大喇喇的背心,开口很大,脖子上和腋窝的都是,简直就像一块破布挂在上面。上书三个大大的英文字母,U.S.A,简直让人无法理解他的精神世界。天气稍冷了一些,就变成长袖T外面套一件短款卫衣,把上身截成莫名其妙的两截,而且配色总让人想报警。不过最近他的品味似乎好了起来,今天穿了黑白色格子衫,外面一件质感不怎么地的全黑外套,还有一条米白色的围巾,简直徐志摩附体。但是课间的时候他又把两只手臂从外套里脱出来,摆出一副焦裕禄的样子,喜感极了,几乎让我和我室友在课前达成一致的“他的直男穿衣品味好像在转好”的共识化为乌有。

他是很开朗的,几乎不听课,电脑屏幕永远显示出花花绿绿一片,有时候不小心打开了视频的声音,一瞬间放出来,立即关掉,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又装着镇定。与之相对比的是本阿弗莱克先生的认真,一本硕大的笔记本摆在面前,ipad放着PPT,还有一个水杯。什么也没有了。似乎从来不开小差的样子。说到水杯,他喝起水来的样子很好看,用食指微微围着水杯口的边缘,然后仰头喝,食指有点碰到嘴唇和鼻子下方。但归根结底还是手指又长又细,骨节分明。

托雷斯总是回过头去和后面长得像ET外星人的男生聊天,笑得很开心,面红耳赤的。而本阿弗莱克还是给我们一个孤独而镇定的背影,像开了什么结界一样。他们交流甚少,就是在期中考试发考卷后,托雷斯倾着身体向他问着什么。这时候我和我室友又很促狭地揣摩,一定是他考得不好——怎么看都不像是很有智商的样子哇。果然只有不知道怎么做题的时候才会问对方。

对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都非常难念,是很稀有的名字,从来没听过。第一次看到简直觉得没法发音,哪里来的阿拉伯落难王子啊,这种感觉。于是又觉得很萌。我和室友两个人捧着大脸数他俩的萌点。难念的古怪的名字居然也算一条。看脸的世界,如果好看,完全中性的特质也会被看做是很棒的优点。

今天他俩中间坐了一个卷毛小哥。卷毛小哥是很萌的,远称不上好看,只是长着一副忠诚的小狗狗脸,每次总提一些让全班哄堂大笑的奇怪问题,有时候问着问着因为听到笑声觉得不对劲而声音轻了下去,最后无疾而终。他的名字是最大众的David。他努力地和本阿弗莱克小哥搭讪了一会儿。看到本阿弗莱克笑了。

放课后我居然看到托雷斯和阿弗莱克在路上停着聊天。隔了一段安全距离。两个人原来个子也差不多高。感觉是很礼貌而疏远的交谈。托雷斯依旧是一副对生命兴致勃勃傻气满满的样子,背着一个双肩包,黑外套和白围巾,还戴着一副geek的黑框大眼镜。阿弗莱克依旧是一副高冷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斜跨着背包。我压制着内心嗷嗷的叫声慢悠悠地走过,然后把偷摸拍的一张照片发给了我室友,我俩对着彼此发了一点感叹号。

真是愉快而没出息的一天。

 
评论(3)
热度(1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