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副驾》

以前写过一篇小说,灵感之一是来自于保险公司的亲人讲的一个业内小常识,那就是出车祸后伤的最重的往往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因为司机在看到危险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扭转方向盘,用副驾去撞击前面的车或障碍物。从生理层面完全无可指摘的反应,毕竟只有半秒甚至更少的时间去反应,那么求生本能就一定会居于上风了。

灵感之二,依旧是保险公司的传闻逸事,有一位妻子在车库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弄错方向,结果撞死了在后面指导的丈夫。

那时候我还在念高中,脑袋里塞了一些教科书爆炸式的信息之外还有点怪里怪气的想法,就想到会不会是那个妻子故意的。于是整件事立即从意外变成了一个有些骇人的心理悬疑故事。

高考后闲了一段时间,终于在大一上一门中文系的水课的时候把这两个事情融合在一起写成了一个虚构的故事。

我早前写的一些自娱自乐完全胡闹的小说里,男主角都是一种很奇怪的人格,在表面上他有体面的工作和高尚的人格,但往往经受不住考验,在紧要时刻露出了人性中灰暗的一面。可能和我青春期的经历有关,总觉得,相比于真的动手打人家暴的混蛋男性来讲,世界上更多的,也更有破坏力的,是那些看起来很正常,别人永远不会把他归到坏人行列的,但内心却有致命黑暗面的男性,最亲近的人往往会感知到,也会被伤害到,却因为那特质太忽明忽暗了所以无法一口咬定。

故事并不复杂。男女主人公从医院回来,他们经历了一场糟糕的车祸,男主人公断了一条手臂,女主人公却伤得极其严重,被毁了容。所以一开头就是男主人公雇了一个民工将家里的镜子和所有反光的东西都卸了下来。他依旧履行优良丈夫的职责,对女方的父母发誓会不离不弃——“只不过恐怕不会有性行为了”。他躺在床上,看着女主角的脸,觉得月光像银白色的蚕茧将他裹得喘不过气来,终于他觉得自己像死了一般,道德成为他身上银白色的丝质勋章。

生活一点点在变化。女主角变得歇斯底里,开始摔东西,但男主角依旧维持着道德对他的要求标准,女主角会对着男主角嚎啕“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想出门了,但被丈夫拦下,对方实在无法忍耐她的顽固和无理取闹,对她大打出手,揪着她的头发让她看一张光碟——那是家里唯一能反光的东西,说出他心底里一直以来的话“这就是你,看看这就是每天我要面对的你。”女主角像困兽般大叫。

然后他们在各自狭窄的生活里有了一次谈不上出轨的出轨。男主角单位里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女生,她邀他一起去舞会,一起挤地铁,男主角几乎以为她是他妻子年轻时候还了魂的模样,但她对着路上的乞丐不屑一顾,语气里都是那种骄横冷峻,他忽然又明白过来不是她。(因为太喜欢那个女生的角色了,所以后来又写了一篇她的前传XDD)

女主角因为一直叫外卖所以认识了一个看似很热情的外卖员,甚至能够聊上几句,但终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对方在门外和同事打电话时肆无忌惮地嘲讽她,将她看做一个心理变态的怪兽。她泼了一盆热水出门。

男主角的精神出轨被女主角发现,她骑在睡梦中的他身上用手扼着他的喉咙质问他,然后换来他终于崩溃的家庭暴力。她怔怔地,似乎看见丈夫的真实面目剥落下来。她想离婚,未果,也就这么继续过了下来。

过了一年,他又重新恢复道德模范一般的面貌,在外人看来他是不容易的好男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女主角也快要原谅他。但因为一次意外巧合,她知道了“副驾受伤最终是因为司机想把危险转嫁给别人”这个常识。她回忆起以往种种,明白她自己实际被丈夫所害,却还在可笑地感激他的不离不弃。她觉得可怖,却也无计可施,有一日她在车库里倒车,发现车熄火,就让男主角下来帮她检查。

然后就是全文中我最喜欢的部分了。

夏立诚奔下楼来查看,撑开引擎盖,他从车库角落里掏出螺丝钉开始敲敲打打。田然坐在车里,仔细地看着夏立诚。乌黑茂密的头发,笔直的眉毛,睫毛一扑一闪,在颧骨上留下淡淡的阴影。年过三十的男人依旧有刀削一般的下颚,漂亮的肩线,手指骨节像青白色的鹅卵石。

“呼——差不多修好了。”他抬起头,额发一抖一抖,像二十岁的漂亮男生。

田然发动引擎,还是发出奇怪的声音。夏立诚又重新低下头查看,衬衣的衣领垂下来,露出锁骨。

“算了吧。”田然轻声说道,感觉头上有一股气流在抽离着她的意识。“算了。”

伏在引擎盖后面的夏立诚丝毫没有听到。

“结束吧……还是结束吧……”田然的右脚踩上油门。她感觉到踩油门时的一股轻微的阻力。“立诚——”她叫道,“立诚——”

“嗯?什么?”夏立诚抬起无辜而英俊的脸。

田然踩动油门,砰的一声,车迅速将夏立诚推压到车库墙上,随即是咔嚓一声,膝盖骨碎裂的声音。他的脸直直地倒在挡风玻璃镜上,然后滑落下去。

“田然,我叫夏立诚。”十五岁的夏立诚毫无预感地笑着回答。

田然将脖子放在车垫上,缓慢地呼吸。她不知道他死了没有,但至少,他完了,她是早就完了。他和她终于又在一个起跑线上了。


因为整篇文章始终贯穿着插叙,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是从中学就认识的青梅竹马,神仙眷侣,所以插叙中都是一些他们对未来浑然不知的青春美好小片段,甚至,为了突出更明显的,设计了一段他们在同学会上被一个做婚庆公司的老同学发了调查问卷的桥段,问卷题目都是一些你理想的伴侣或婚姻是怎样之类的,女主角偷偷写了,死活不给男主角看。男主角后来找到了老同学,从数以万计份的问卷中找到了当时还是他女友的女主角写的那份。

在问卷的末尾,二十二岁的田然用浅蓝色的圆珠笔写道,“我理想中的婚姻是,结婚十年了——或者更久,我和他牵着手去街边的小吃店吃早餐。那时候我也许已经变老了,变胖了,长出雀斑了,我不再顾及形象,吃着油腻腻的生煎包,吃得满嘴油,他看着我,还是觉得很爱我。”


然后与之对比的是如今他无法再直视女主角的脸,甚至拿她的头发往墙壁上撞。这种反衬我用得特别爽快。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个故事了。

其实写完以后没有怎么多重复看过。因为自己都觉得这个故事太恐怖。

——但很有意思。

大家都不是好人,博弈起来顶有趣。





其实我想说……

那些被很多人看做虐或BE的同人文,简直太温馨了好吗XDD

 
评论(9)
热度(4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