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是超级无趣的人,上课/实习/any正事做完之后我就喜欢回家里横着。横着刷刷微博B站什么的。但开始做这份实习之后,大家都教育我要合群,随大流,要人来疯(这啥实习= =),于是今天有人邀请我们去酒吧玩的时候,虽然我很想回家横着,但心里想说,算了要突破下comfort zone。现在问题来了,comfort zone突破之后,我反而更清楚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不喜欢的是什么,天生的个性是什么,底线是什么,局限是什么,永远无法做到的是什么。就像之前在游乐场玩了高空坠落机和过山车之后,其他人可能会是【玩过一次以后就更敢玩了】,而我却是【玩过一次我就确定我是不喜欢玩的我再也不会玩了】那种类型……

换到前几年,我可能会开始自怨自艾,怪自己的性格怎么会生成这样,但现在我开始学会和自己和平相处了。自己就是这样嘛,拘束的,个人规范的,没法玩得很开的,事事想清后果,次次划好退路,和陌生人相处会觉得怪怪,推进太快或太广的人际面都会吓得像在冰上行走,反正无论如何在大多数人看来都“不太酷”。

接受了自己生来就是“不太酷”的人之后,反而觉得自己酷酷的。

我很害怕别人用自己推崇的生活方式来要求我,或者评判我。我自己来说,对于不同生活方式的人都带着“哇,好有趣”以及“厉害诶”的心态来看。没有应不应该,也没有高低之分。但有些人就是(不自觉地)热衷于用自己的标准去划别人,然后迅速地贴一些(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标签上去。这很让人气恼。

话说回来,这份实习为我打开的交际圈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果然公司层次高上去之后碰到的人profile就会高很多,连最年轻的intern都有海外背景,讲流利英文。大家都善谈,会交际,会玩笑,有强烈的社交欲望,将networking视为重要因素,碰到任何陌生人都能在三秒内进行合理的攀谈,和拉出正确的微笑角度。尤其是一个在康奈尔念书的女生,每一次大家讲到什么,她都会用非常美式的“wow”回应,然后微笑看你,那表情,是友好的,但又完美过度,匮乏真实感,让人想到电视台新闻女主播做ending时那种职业的笑,是统一化的,流水线式的。但依旧是很厉害很厉害的。我特别羡慕这种人(当然一方面心里也知道自己无法变成这样的人,并渐渐学会不为此感到惊慌或失望)。

我常常在各种场合观察自己的脸。例如办公室的反光玻璃或者等地铁的时候。那确实不是看起来就很聪明或者很aggresive的脸(有种人就是聪明的脸,倒不一定是审美意义上的好看)。让老板看了会觉得,她顶多是个会踏实干事,按时完成任务的人,但不会是那种super smart或令人惊喜的人。长相这回事也挺亏的。就算心里想再多,呈现出来的依旧是波澜不惊,一潭死水,甚至是垮垮的,无精打采的。这真是太糟糕了。

说些题外话。我果然还是很喜欢很喜欢上海的啊。今天晚上十点多一个人走在路上都觉得好安全。同样情形如果在LA Downtown我可能已经被黑哥哥拿枪爆头一百次了。这里有二十四小时亮着灯的全家,有隆隆作响的地铁,里面有疲倦的白领和遛弯的大爷大妈。感觉“市民”这个词就是为上海而造的,这里当然也有坏蛋,但他们好像也可以被合理嵌进小市民这个分类里。在我短暂的几年的印象里,最大的交通事故是地铁轻度追尾(以瞬间飞出了无数台iphone为结果),最大的天灾人祸是胶州路大火(我都不想说我在加州多少次在睡梦中被地震震醒……)。再有人问我为什么想回国工作,我就把小杨生煎的特写照糊他脸上(别

啊。

这就是我这几天人生天翻地覆的记录。搵钱不易!但只要有两三好友,一天能有半小时做喜欢做的事,还有一双舒服的平底鞋,人生就远远称不上艰难。


 
评论(22)
热度(2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