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黑凤梨大学的毕业旅行》

*一篇非典型repo

*就不加tag了

*小本指Ben Whishaw



晚上九点降落在洛杉矶机场,我又回到这个半熟不熟的城市,老黑哥哥老墨哥哥趴趴走。经过十二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皮肤干燥到极点,疲倦和痘痘熠熠生辉。我在路边等shuttle bus,给Kate发了一条微信,我说这到底为了什么呢,我觉得我的这种喜欢,是很浅薄又无望的,而且还在慢慢滋长着不合适的欲望。她回复说,因为我们每个人胸怀诗意,需要有地方寄托,而寄放在你本老师那里是最安全的。

我说,我靠,我输了,你,徐志摩转世。

去看一次小本的舞台剧演出,对我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资金是一方面,还没有独立赚钱,所以很羞愧地花的是父母的钱。而且,我是一个重度恐飞症患者,我害怕坐飞机到一种病态的地步,每一个气流摇晃都会让我惊得无所适从,而旁边的乘客都在呼呼大睡。我没法入睡。

这反倒成为我和小本聊天时一个最不刻意的话题。我说我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去了,你知道我是一个nervous flyer,如果你读了我前几天给你的信。他表现出回忆起来的样子,双眉舒展,“但你只是飞回法国是吗?”我和我的朋友瞬间有点泄气,因为他搞混了我俩,我纠正他说是洛杉矶。他迟钝了一会儿,像很同情我似的,用一种“poor you”的表情看着我说,“good luck”。

我说我知道你也是nervous flyer,有any recommendation?他就像在大多数采访中表现的那样,对于这样一个完全可以糊弄过去的问题无法适从,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眼神飞快地在空气中左右扫了一下,然后说,“No, no. It cannot be overcome. It can never be overcome。”过了一小会儿他又补充道,"sleeping pills, maybe.”

他是这样认真地盯着你,瞪圆眼睛,像在树林里寻找好久终于找到一株有用的树枝的小鹿,加上他卸妆时没有卸掉眼妆,上下眼线还保存着,显得他的眼睛更加深刻。

他对每一个fan都这么好,以至于你差点要被骗到。

骗到这个词。

也许不那么准确。

对于他来说,be nice to everyone前面加的,可能不是pretend,而是appear。

尽管显得不那么光明磊落,但我和我同去的伙伴还是这么泄气地揣测了起来。我同伴在第二次去的时候问他,你记得我吗我前天来过,他飞速地回答,“of course”。我同伴说,哪可能还记得啊,但听他这么说真的很开心。

我在Almeida碰到了好几个中国迷妹,有了几次短暂的点头之交,但让我说实话,我已经记不起谁和谁的准确的脸。对于西方人来说,亚洲女孩的脸更加难认。

更何况——

更何况,他是被那么多人喜爱着的万人迷啊。

之前看到有粉丝说,他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他明明知道大家都爱他,但听到每个个体的表扬的时候,他都显示出第一次听到赞扬一般表现出受宠若惊、惊慌失措的样子。那种神气是让陌生人全无招架之力的,是让他以35岁高龄却依旧有极高少年感的必备条件。

他对世界全是这么的温柔,以至于我作为一个fan,能让他为我做的事情已经到头了,却还恬不知耻地想着索取更多一点。这也是这次旅行之后我更讨厌自己的一点,更反省的一点。

那样一个闪闪发亮,perfect的人身上,也有imperfection。这让我觉得难过,也更加认识到自己的幼稚和不成熟。

第一次是发现他和我同伴合影的时候有搭了她的肩膀,和我合影的时候却将手臂收了回来。

在别人看起来简直完全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我也知道。

后来在旅馆的时候,我同伴说,因为你问太多像记者的问题了啦,是不是太严肃了?我一直傻笑,他反而觉得我笨笨的。

我若有所悟,想着下次也表现得憨憨的?

这不是好的开头。我已经开始为了得到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做出改变自己的想法。我这样想着。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他把我们送的花放在脚边和朋友喝酒聊天,临走了,看到他的一个女性朋友拎起了我的那束花。我有点诧异,但也无能为力。我同伴冲过去让他在明信片背面写了一段话,类似于鼓励的话,当他低头写的时候我同伴在那边碎碎念,做自我介绍,说自己在法国念平面设计之类之类的,他全程未抬头,认真地将明信片写完,递还给她,做出要走的姿态。那时候已经很晚,剧院的bar也关了门,我知道这是这一次最后一次见到他了。我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他讲,我想说我们准备了好多话题,关于柬埔寨旅行,关于皇后乐队主唱的新片,一大堆,在心里排练过无数回,但都说不出口,在当时当地你会觉得多说什么都是刻意,都是浪费他的时间,所以我冒出了一句非常古怪的,“why are you so nice?”

这在他生命中收到的评价里应该是最最普通最最低级的了。但他依旧认真地回道,“thank you for coming. thank you for coming.”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一群面容模糊的迷妹,在自己的世界里导演数个悲喜交加小鹿乱撞天昏地暗阴晴圆缺的戏码,在对方看来也只是“come to see me”。

完全没错不是吗。我们给自己加了这么多心理戏,其实也只不过是走进这家剧院看了一场两个钟头的戏剧而已。他能感谢我们的只有这么多,我们能为他做的也只能这么多。

当他走出那个剧院,重新回归成伦敦街头的一个顶顶普通的人时候,我们每一个个体都会变成他心中反复确认的“大家都很喜欢我和我的戏”的佐证。那个因为拍照拍糊了而在剧院外哭泣的韩国迷妹是,那个扭扭捏捏将他视为treasure of my life的18岁英俊迷弟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是,我这个英语蹩脚表情僵硬词汇匮乏的亚洲面孔姑娘也是,大家都是。

然后是新的一天。他重新换上戏服,在舞台上扮演女性化的神,行为乖张,举止舒展。他又会被化妆师弄得乌漆麻黑,然后在后台卸了装出来和粉丝聊大约半个小时,再去bar里要杯酒。

那是一个演员无可厚非的一天。

但当时的我非常非常的泄气。

就像棉棉跟我说的那样,他家大约已经是个“小型花店”。有没有我的一束花无所谓。

可是我想着,他那么认真地跟我道谢,说amazing,说beautiful,难道都是不走心的吗。

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又奢求太多了。

欲望总是因为被一点点满足才一点点膨胀的。

喜欢不是一件负面的事情,因为喜欢而开启了欲望的阀门才是。

当下我跟Kate说,我在花里插了卡片,里面写了“See you in NY"。那他都没有拿走,而是随便扔给了他的朋友,是不是代表着我可以不遵守这个承诺了。

说得少了我这个观众他的百老汇剧就会扑街一样。

太看重自己了。特别可笑。

真的。

后来慢慢反省过来。在飞机上,在机场路边,在淋浴头前。

对于偶像的喜欢,这种感情太不对等了。像是开演唱会一般,偶像在台上,一束光,旁边尘埃飞舞,他熠熠生辉,喜欢他的人在台下,漆黑一片,摇曳着荧光棒,是惊叹号的海洋。他当然也喜欢他的粉丝,各种意义层面上的喜欢(不是那种古板的成年人想象中的“当然了你们是他的摇钱树嘛”这类的喜欢,更真诚纯粹的),但喜欢的是整个群体,是面容模糊的一群人,而不是相反方向的那种,盯着那个high profile的明星,only for you。那种。

前段时间很流行“刻奇”这个词语,我也生怕自己会掉进这种自我感动的怪圈里去,那会很让人厌烦。

我已经算足够幸运。我见到我喜欢的明星的次数有五次了。我都不觉得我见过我生活中切实喜欢的人有五次之多。他,不知道算幸运还是不幸地,在我们迷妹私下的调侃里是“十八线男明星”,所以见他并不像见TFboys之类的困难。同时段BC的戏剧在上演,那外面人山人海的景象才骇人。小本吗?你去等半个钟头,总能轮到你,和他讲几句话,和他合张影,影坏了不要紧,可以来第二次,自拍都行,他会将脸贴过来,态度温和。

那种近距离的接触会让你迷炫。

那种迷炫,不是指生理上视觉上的,而是心理。你会变得充满错觉,你会错觉你和他是对等的,你和他的感情交流是完全交互线性的。

你当然会觉得很受宠若惊,很猝不及防,但那种错觉还在。

直到如果你有幸(不幸)地发现事实,那不是对等的,你才会恍然过来。

失落是第一反应。我最清楚。因为你把他的那种谦恭态度和对每个个体的过分重视也作为他的品质之一,作为喜欢他的理由之一,所以发现imperfection(或者都称不上,只是人之常情,被他过分nice的表现掩盖了的人之常情)之后会觉得惶恐。

Kate老师在初见他几次的时候和我在微信上大为跳脚,“他就是个普通人!soooo 普通!”又或者,“他根本不在意我送他的【消音】!他根本不认识奢牌!”但她还是会被小本吸引,回美国后她变成祥林嫂在我微信上嘶吼,“I miss him sooooo tremendously!!!”

这大约就是我们喜欢的那个人的魔力所在。

那么说回那个夜晚。我们在伦敦的last night。我们目送他和朋友出去,才转回看他写的明信片,他写了祝词,在关键词下面划了横线,落款的Ben后面跟了一个x,是亲吻的含义。我们在空荡的剧院捂着心口轻声叫。

然后我们去找地铁,在去地铁的路上我们忽然看到小本迎面狂奔过来。我们都愣住了,像从天而降的梦境。我同伴喊了句Hi,他已经跑过了我们,才认出我们,脚步放缓了,回头和我们打招呼,我问“lost something?”他说,“no no, just going back." 

时间进行到此刻,我们已经觉得整个夜晚过分不可思议。他的步速已经放缓到近乎静止,我们也是,但我们还是像个文明人一般道别了,"bye." 他回了句“ciao”。

后来我们推测他应该是去地铁站送了朋友之后回去坐公交回家。还和Kate老师感慨了下胖子都不接他貌美如花的老公回家(够)。

然后这段就成为我的独家记忆了。

在夜色中冲着我的方向狂奔过来的本老师。

已经认为完全告别了的人,忽然折返回来。“看,我们还能再相遇一次呢”。

那种感觉。

那是真正独家的东西。

虽然最后一次在Kate老师的指导下让他为我录了段鼓励的话(ps,私下里小本真是语死早→_→),但我知道那也不是独一无二的。他为很多人录过。

你看,我们只是平凡的迷妹,却总想着获取something special from him。真的太过分了。

我才明白为什么谈恋爱对人类这个群体来讲这么重要。那些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那些事后多半被证明是屁话的话,会那么重要。因为“独家”这件事情对人类太重要了。甚至无法说清楚一点点。但“独一无二”这个词,就没有其他词可以代替的,高价值,令人激动。

这个世界上,太阳是共用的,氧气是共享的,每一条道路、河流、山川,都是人类一起使用的。如果有些什么,是只为自己所用的,那会多珍贵。

我虽然反感自己的幼稚与不成熟,却也深深地理解自己。

也理解小本。

理解一切。

来之前我跟Kate老师开玩笑说,这次是我的脱粉之旅啊。我要从喜欢你本老师的这所学校毕业了。她完全就呵呵对待。我说真的啊。我妈已经下最后通牒了,这次之后,你,回归现实,去喜欢一个现实中的男生,直的,靠谱的,可以同你结婚的。你不要再喜欢那种虚无缥缈的人。

我妈说的完全是对的。

尽管我抱到了他,他穿着薄薄的蓝色条纹衬衫,蝴蝶骨突出,体感十分温暖,但他对我来说依旧是个虚无缥缈的人。

我暂时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收入,没有对象,连朋友都数不上几个,交际圈狭窄得吓人——拜我自身性格所赐,在异国他乡顶着烈日上课下课,平乏沉默。他是我波澜不惊的生活中少数值得期待的跳脱的点。但似乎,喜欢一个对方也不会记住你也没法回应你的人,算原罪一种。

我总是对父母抱有原罪。浪费了他们的钱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但无论如何,还是很喜欢他。就以肄业的身份勉强混过去吧。

他还是打败了99%的用户,在我的心里。

而且我也能保证,在演艺圈,他也是很好很好的人,演技棒,零差评,淘宝五星皇冠卖家,值得信赖,打败了99%的男明星。

跟他说我在礼物里放了一封信,他说“I will read that”。他真的看了重要吗?如果他看了就重要,如果他随便扔一边就不太重要。反正也没写什么重要机密。Kate说,你写you made me a better person。我说哪有,我没有,我太弱了,我始终没有成为a better person。有的人可以把喜欢幻化成很厉害的人生原动力,我大概就欠缺。

没关系。人人都有各自喜欢的方法和途径。反正殊途同归。

- I like you.

- Oh, thank you.

- I will fly back. 

- Thank you for coming. Thank you for coming.

好。

I am glad I came. 
















 
 
评论(11)
热度(42)
  1. 今夕何夕- 转载了此文字
    嗯。喜欢一个人,是不能想着有什么回报的。他所有让你喜欢上的特质,不管是不是曾经,都已是最大的恩赐。
  2. x- 转载了此文字
    甩包包去兜风
  3. 有感而发派代表人物-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知道我从什么开始不再想这个问题了。他是普通人,一定会有缺点。而他一旦有了明星的光环,跟普通人又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