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包去兜风
I want a brighter word than bright, a fairer word than fair.

The day is wasted on which we have not laughed.

(查找同人文可使用标签链接/PC端)
 

晚上八点LA的气温还有30度以上,公寓没有空调,我已经暴走,暴走,在暴走的情况下艰难地做完了作业。

昨天去看了The man from U.N.C.L.E。好可惜不会在国内上院线,否则我目测进同人热门区的速度会超过Kingsman也说不准。

今年反类型特工片怎么都这么棒,Kingsman,Spy,还有这部大舅家的男人(何。反而是今年的两部正统大片,让人有点不放心。碟中谍这部水平不如4,007的预告片看起来也很中规中矩呢。

盖导导基片果然顺手拈来,境界高深,令人啧啧。

话说起来,这三部反类型片其实有一种非常曲折的联系。Kingsman的导演马修沃恩聚聚,曾经是《两杆大烟枪》的制片,猜猜谁是导演?大舅家的男人导演盖里奇!再猜此片男主是谁?郭达老师!(不) 杰森斯坦森在Spy里演一个技术水平一泡污大男子主义到极致还嘲讽女主的二逼间谍啊哈哈哈哈,我百分之八十的笑点都由他奉献,从此爱上郭达老师(,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回春晚(够。

说回UNCLE昂。虽然男主人公们已经基得我坐在电影院只能在从指缝里看,但其实里面BG线也很美好。这都是因为里面的俄国大毛熊……

超——可爱!

啊。

Armie Hammer非常像Ben Affleck和锤哥的合体(毕竟人家直接姓锤子了【不),就是呆——萌—— 轻微面瘫,加此起彼伏的雄性荷尔蒙(呼哧呼哧。而人设更妙,是一个英语蹩脚、对女生害羞又没辙、容易躁郁症爆发的196公分俄国特工。女主扑倒他的时候,他蓝色的大眼睛惊慌地闪啊闪,然后女主就一头倒在他脸颊旁边睡着了,他无奈地扛着女主角到床上,然后一脸禁欲(?)地离开。

啊我的心。

话说去看了一圈UNCLE的同人文,大家的设定都是男主们迅速进行到肉体关系了,toooooo fast!清水爱好的我(拿着刀)不能接受。恨不得自己掳袖子上了。要暧昧,要flirt,要想碰触又收回手,距离只有零点零一厘米,我的指尖碰到你的汗毛,但要收回来,移开眼神,张嘴假装大笑,撑自己起来,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回去坐地上,脊背靠门,回想刚才,心有余悸又小鹿乱撞。

啊。

啊。

什么鬼。

说远一点,很羞耻的,我最最喜欢的BG老梗设定,是男主角身背深仇大恨潜伏进名门望族大家(or黑帮)里给可爱纯真的小姐当保镖,然后就酱酱酱,酿酿酿,相爱,纠结,国恨家仇,我不行,我要控制,我不懂,你为何……此处省略十万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三千六百五十天的轮回,才终于轻轻地吻一下,蜻蜓点水。

我的玛丽苏之心……啊……0

(ps,怪不得我那么喜欢EC圈大大千秋的《Right kind of wrong》……

所以说我近五年来唯一动心的片子就是迪斯尼动画片《长发公主》了……如果你们能get我的点的话……

不。

抱头就地滚走。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