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包去兜风
I want a brighter word than bright, a fairer word than fair.

The day is wasted on which we have not laughed.

(查找同人文可使用标签链接/PC端)
 

最近虐到我的一个故事,记下来。

(*真实性不可考,由几位忠实迷妹提供的facts和assumptions组成。勿对号入座。不小心入座了也不要说出来→_→ 让我静静地写一篇知音。)


有个英国少年O,长得漂亮,性格好,但不太会念书,念到高中就进演艺圈寻找机会。十八岁的时候接到一部电影的酱油角色,演男主角早逝的弟弟,在镜头里甚至没有一个足够大和清晰的正脸,伏在男主角的肩膀旁哭泣咳嗽。因为那部电影他认识了这位男主角,一个正统表演训练出身的演员B。

那部电影无论从名气或票房来讲,现在都已经不值一提。但它同时改变了好几个人的命运,就如同导演在邀B演出前说的那句,“它会改变你一生”。因为B在此片中认识了他未来的丈夫,一个幕后工作人员。

对于O来说,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crush。相差整整十岁的crush。

又过几年,他得到一次在伦敦西区演戏剧的机会,依旧是配角,主角是B。他演一个天生单纯的小孩子,是个全世界都众所周知的虚构角色,天真又近乎崇拜地望着舞台中心的B, 而B演他的人物原型,一个郁郁寡欢的中年男人。在非常少有的几张剧照中,可以看到O看着B的眼神,闪闪放光的,就像所有八卦帖子里列举的“看一个喜欢的人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一样。

那时候B演出了几部投资浩大的电影,知名度和受众面都打开了一个层次,有很多粉丝在门口等他。O就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等他。等他和每个粉丝握手聊天之后,再跟上去,背着双肩包和他一起回家。他们家也住的很近。但那时候他大约已经知道是和B不可能的了,对方已经和那位作曲家进入稳定的partnership。

后来O组了乐队,没有钱拍MV,全靠朋友的资助,因为他是这样好看又sweet的大甜心,他对粉丝会热情地搂搂抱抱,大叫honey。他整个人就像柔软的树枝会缠绕到你身上,让你心中温暖,无法拒绝他。我朋友形容他,就像一朵巨大的交际花,在任何场合你会第一眼看到他。漂亮是一部分,性格是另一部分,有人天生是万人迷人格。

乐队队员也是各行各业过来的对音乐有热情的人,大家一鼓作气做出一张专辑,推出即大热,变空降冠军。对大众来说没准O的名气超过B。他邀B来拍MV,非常不知所云的情节,B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乱舞动一番。

他开gig,邀请B来看,B和他丈夫一道来,他丈夫是大咧咧的没头脑高兴星人,大多生活照都是搞笑作怪,但那晚脸很臭,听到一半即离场,有朋友跟B讲他走了,B顿了顿说,没关系。他听完全场才离开。

后来O有了稳定的男朋友,感情甜蜜,在ins上不停发糖,也写了很多很多歌给男朋友。他男朋友也是音乐界的人,名校才子,高挑英俊。与此同时,他在ins上删掉了所有和B的合影。

时间推进到今年。我朋友去看玩B的舞台剧之后去听O的演唱会,她介绍自己是B的fan,他听到,没什么表情,“是哦,你是B的饭。”他重复了一下。我朋友又问道,你有去看他今年在伦敦的演出吗?他摇头说没有。我朋友大为失落,在微信上跟我大吼,当爱已成爱往事,我要马上狗带。

他已经不会去看B的演出了。几年前,他还在舞台的侧面盯牢那灯光下的那个人,在夜色里默默地等他一起回家。

他向前看了。喜欢,作为人类的一种感情是会结束的。我们都知道这点,也知道这没错,却觉得这恰恰是最令人伤感的部分。

但我朋友又说,我可以感觉得到B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他不愿多说,他这么一个欢脱搞怪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却沉默,无话可说。

像永远的心中皎洁的白月光。

我朋友又说,我看了你推荐的某某女作家的书。他的回答是淡淡的一句,“哦,那是B推荐给我的。”听的人反而椎心泣血。

最终,她憋了个大招,掏出当时他们一起演的舞台剧的剧本让他签字合影。他看见,冒出一句,“噢,这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她和O就拿着那本书在手机镜头前做各种搞怪的表情,像是一场非常不隆重的纪念仪式。

我朋友说,他真的let it go了,都不唱以前的歌了。言辞中有怅然。

我也觉得被触动。整个故事中最触动我的是,即使你被万千人宠爱,你依旧有爱不到的人。那种人类的局限性,非常让我着迷。

我虽然并非他歌迷,也没有见过他的现场,但在网络上看过他的live,他非常瘦,各种骨骼突出来,嶙峋的歌者,头发染淡到近乎白色,耳麦线很好看地在侧面绕出一个弧线,穿着很裸露又宽大的衣服,在舞台上又蹦又跳,汗淋淋的,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舞台下山呼海啸,是跟着哼唱与尖叫不断的歌迷。

即使是这样的人,也有没法得到的东西。

这让我觉得残忍又浪漫。

他写过一首歌,根据几位资深迷妹的推断,是百分之九十九写给B的,而且是在那舞台剧上演的时期写下的。

那歌词,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迷弟。最后他说,i follow you in darkness,就宛如每一场他卸了妆后等在剧院外的心情。

Wanna be here tonight
Wanna hide in your light
Wanna cover my eyes, I feel you reflect in me
I worship all that you see

Can I still make it right?
Can I be what you like?
Can I keep up this fight?
I hope that you'll never know
Why I need your control

You're all I need to survive
(I'm holy I want you to know it)
Blind devotion
(I'm holy I want you to know it)
And you'll be my sacrifice
(I'm holy I want you to know it)
You say you love...

I worship, high praises
My longing drives me crazy for you
My kingdom for your graces
I'm not gonna tell nobody
I'm not gonna tell nobody bout you
I'm not gonna tell nobody bout you

Gotta hold my head up
Gotta move for your touch
Gotta keep my lips shut
I'll do what you tell me to
Cause in darkness I follow you
I follow you


那首歌叫《Worship》。


*这整个故事是我近期听到过最令我伤感的了。尽管现在双方四个人都过得很好很幸福。

*可能有粉丝的脑补成分。可以只看做是一篇很俗滥的虚构小说。:)

 
评论(16)
热度(83)
  1. 灵椋甩包包去兜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