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包去兜风
I want a brighter word than bright, a fairer word than fair.

The day is wasted on which we have not laughed.

(查找同人文可使用标签链接/PC端)
 

《我当时想的是,“这在以后会成为很好的回忆”》

Simon Amstell,在我之前的记忆里一直是“单恋你本老师数年的痴汉迷弟”,今天碰巧看了他2010年时做的一场stand-up comedy,被他讲的故事共鸣到不行。

在开头他讲了一个故事,大意是他和朋友在巴黎玩,有人提议说,我们从凯旋门跑到巴黎铁塔吧,于是所有人都很high地跑了起来,他也跟在其中,但心里想的却是,“这有什么意义啊?我为什么在做这个?”他看到每个人都非常享受当下的样子,然后他想着,“这在以后可能会成为我不错的回忆呢”。他说,看, 他就是这样,在应该享受当下的时候却会抽离出来,想到它在以后会成为很好的回忆。当他数年后和朋友谈起这段趣事,朋友会问,噢真棒那当时你在想什么呢?他会说,“我在想着到时候怎么和你进行这一段对话”。

这个故事看起来这么搞笑,这么轻描淡写,却让我觉得这么椎心泣血,彻彻底底的感同身受,而终于有一个人用这么简单的故事讲了出来。

Simon是如此了解自己,又如此了解自己的无法改变。他对世界的看法非常精准、透彻,又相当内化,甚至有些阴郁的,被我朋友评论为“有点丧的”。他和伍迪艾伦还不太一样(看到豆瓣上有人拿他和伍迪艾伦比了),伍迪艾伦会将他对世界的锐见化成高节奏快频率的毒舌台词,各个阶层各种群像被讽刺得体无完肤还鲜有知觉,但Simon是内化了所有见地,像个柔软的黑洞,我明白,我理解,我谅解,我依旧自嘲、自怨自艾又兴致勃勃地活着,那种兴致,是完全盲目幼稚未经开发的,还是早就洞悉世界真相之后的,是看的出来的。

世界上是有这样一群人的。他们被主流的成功价值观隔离出来,不是那种,书封面或者电视剧里描摹的标准成功人士,面对所有人都能侃侃而谈,露出大白牙。尤其是到了美国这样讲求networking的地方,我的被隔绝感更加强烈,甚至会错觉是不是大多数人都和我不一样,他们喜欢派对,喜欢酒吧,喜欢与陌生人攀谈甚至上床。所以,有一天,当教我leadership课程的老师说,他其实内心也有恐惧的声音,也有阻碍他去和别人交往的时候,我真的如释重负,并且开始非常喜欢他。

有时候这群人,诶,真的需要互相交流一下,让彼此知道彼此的存在。(ps,在我写舞台剧repo之后,被撕得不认识爹娘了快,但有一个人发私信给我说,她也曾有过同样的感受,虽然对象是一个我不知道的乐队。那一刻我觉得被撕成什么样都值得了,因为你和一个陌生人点通了一小块共同的部分。在人类本来就是互相无法理解的大前提下,这值得跳起来欢呼)

Simon的这场秀的意义大概就如此吧。看,像我这样,在社交场合不知所措、尴尬词穷的人,面对喜欢的人会举措张皇行为可笑的人,胡思乱想性格边缘的人,也可以活着,有趣地活着(ps,一直觉得内向型人往往是更有趣的那类人,我见过太多无趣的外向型人)。小时候经常被老师或家长逼着成为自己根本不是的那类人,印象最深刻就是小学班主任常常对我说,你太内向了,班干部要外向一点,泼辣一点,“泼辣”是原词,以至于我现在都以为这个是褒义词来着。在性格上我没法成为主流非常认可、也更加一帆风顺的人,很后来才明白过来,以前一直在矫正,痛苦异常,先设定了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再去拗,以至于参加了某个职业性格测试,测评师拿了结果出去又返回房间,说好像不太valid,再测一次,还是这样,她终于问,“你是不是一直在纠正自己天生性格?这边的数据有很大反差。”

……所以,你有权这样活着,不需要做任何改变。

这句话很重要很重要。希望每个家长都可以对自己的小孩这么说。

这是整场脱口秀给我最喜欢的部分。(至于和某位脆弱的、纤瘦的、神秘的男演员的爱恨纠葛……我想说也非常得戳我,因为我自己也有类似的经历,这里就不多说了,嘻嘻)

对了,这场名字叫做“do nothing”,完全反心灵鸡汤的,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你只是,let it go。


网上有资源⬇️:

Stand-up Comedy全场(含中文字幕)戳度盘

 
评论(3)
热度(50)
  1. 有感而发派代表人物甩包包去兜风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 图 说 话甩包包去兜风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