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严格意义上的话。

和室友因为快递讲了几句话。

然后,为了准备面试,整日在房间里对着空气练习每道题。准备群面,没有拍档练习,自己找了case,在纸上画好框架后举着纸对着窗户说,装模作样地说,“如果错了请纠正我。这是我的看法。”

晚上洗了澡,跳到床上刷网刷到没有什么内容可刷。开了音乐软件,让房间里勉强有点声音。试了一会儿发现纯音乐不可以,需要有歌词的,算作人声。

最近的状态。

所以能回家还是好的,不敢想否则这个寒假怎么过。

刚刚看到一条新闻,复旦投毒案终判下来了。记得这条新闻刚爆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新加坡做交换生,和外系的女生在健身房谈论我们学校又出幺蛾子了之类的。当下心里很惊慌。没见过什么世面,最骇人听闻的事是十号线有女乘客被神经病划破了脸。这当时是我身边发生过最可怖的事情了。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现在到了犯罪率高企的地段,一天听两次警车呼啸声不是问题,最近又有恐怖分子在附近城市发动mass shooting,让我想要周五去看海洋深处都有些犹豫。

想到这些年我经历了那么多事,但世界上却有一些人,等了这么久只是为等一个宣判的结果。好像时间被拉长又压缩,像可以玩弄的橡皮泥,对不同人有不同的流逝观感。

冬天回国是完全计划外的。但也好,可以见到父母老友,也能第一次拿到二刷的本子了。嗯。

 
评论(9)
热度(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