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包去兜风
I want a brighter word than bright, a fairer word than fair.

The day is wasted on which we have not laughed.

(查找同人文可使用标签链接/PC端)
 

《新闻杂想》

1. 常州学校化工污染导致学生生病的新闻,有一句是“个别学生查出白血病”,震动和愤怒。

2. 大一时进校报,一开始做的都是些学生违规停自行车之类的事,和保卫处打交道,很没劲。后来终于有机会独立做一篇稿子,是学校的社团为罹患白血病的已毕业学姐做献血慈善,希望可以找到配型骨髓,不幸的是活动举行前一天她就过世了。编辑告诉我的方向大概是以社团活动为主,但我不免地去查了很多这个学姐的资料,她的社交网络,看到她在念本科时去欧洲交换的图片,然后又和她的挚友聊了一圈。她虽然已经过世,在世时也对我来说是陌生人,但这一圈调查做下来,对她的感情就变得不一样了。一个我用心去了解过的人,她不在了,因为白血病,她离死亡最近的那段日子,怎么度过的,试图还原一点点,心里就变得很难受,像有了奇妙的联接。最后写了很多她生前和她朋友的故事,包括她朋友是怎么在她病时送她小说给她鼓舞的。当然在见报的时候全部被删掉了,只留下有新闻性的部分。

3. “当记者有时候就是当坏人”。一直是这么觉得的。当时和她的朋友电话沟通,大概因为对方也是记者的关系,所以也知道这些行业套路,挑了一些很能stand out的故事给我,语气也很平静,像是给一个同行力所能及的帮助似的。但说到后来还是有点哭腔的意思,人性还是会超过后天培训的职业能力。那时候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为什么要撕开别人的伤疤?只是为了获取一些信息,但那些信息登在报纸上对陌生的读者来说会有什么大的触动呢?

4. 很奇怪,现在的记者越来越喜欢(或者说只能)撕私人的伤疤,而非政府公权力的伤疤。我是指国内。

5. 当我看到记者将这篇新闻frame成“个别学生查出白血病”时,我太气愤了。我知道之后八成还会有记者去follow up那些学生家庭的。只是我很生“新闻”这个东西的气。

6. “死了一千人”和“一个人死了,这件事发生了一千次”,好像就是新闻和文学的区别。新闻需要有时效性,有信息量,那些人的命运都被压缩在一个数字当中了。但每个人的苦痛,家庭的损失,化疗,掉发,抽血,等骨髓,用光积蓄,每一条都可以讲上数百页,而这数百页亦无法描绘出真实痛苦的十分之一。

7. 所以我不能当记者。否则我会在报道末尾写上三遍,那些利益熏心的商人不得好死。

8. 大二开始转变思路了,在文化条线实习,采访国外作家,采访教授,采访退休总裁,稍微好了一点。

9. 但还是作死地写了一篇社会报道。到大三换了报社实习,那篇报道的内容已经被新的事实全部推翻了,那个受害者母亲,原来是一个骗取媒体和大众同情的狡诈人士。谁说所有被压迫的底层人民都一定善良?亦舒才是对的,贫穷令灵魂折堕。那时候在编辑会,编剧突然说,这里坐着两个报道过这件事的人呢,一个就是指我,另一个是指一个资深记者,他敢于把这令人不好受的事实揭露出来——原来受害者亦可以是施害者。

10. 因为我实习的这两家报社都属南方系,所以有网友不明白,说南方系打起来了?自相矛盾?他们觉得是媒体的阴谋,明明一开始抨击公权力,现在又说受害者也有错,什么毛病,被招/安了?之类的。

11. 看你怎么建构一件事。而读者被动接受的时候,很少思考报道人在其间起的framing作用。譬如最近的,21岁母亲难产去世,留下双胞胎,自己捐献了很多器官,令人感动。我想,去你妈的,这条新闻怎么可以最后以令人感动做结尾。这就是记者的framing。而读者甚至很难去想她为什么过世,她为什么这么年轻产子,而她和她丈夫原来都未登记结婚。一大堆,你跳过了,因为是注意力的盲点,而这shortcut是媒体帮你搭的,你毫无意识。

12. 我觉得我还是要取关一些媒体的账号,否则我总觉得这世界太糟糕了。不知道新闻的人活得比较快乐,我身边有好多朋友都这样。他们关注美食账号,美妆博主,还有冷笑话精选,世界就好很多。而我,总被此起彼伏的地震,枪击,谋杀,不公,气得大跳。

13. 很小时候对新闻记者的印象来自于铃木保奈美的《新闻女郎》的一个桥段,女主角在插播紧急新闻的时候,对着提词器念,念着念着发现那出车祸死亡的人是她的未婚夫,她惊慌失措,但也努力忍着念完,下台才腿软大哭。但那时候有转播日剧的电视频道吗?都记不起来了,很有可能当时看的是周海媚的那个国内版本。记忆系统就是这么不靠谱。但依旧对那段印象好深刻。觉得新闻真是需要冷酷的心脏才可以。

14. 又开始写角色有新闻记者的同人文了,觉得特别兴奋。可以令角色妙语连珠,又可以插一些自己的感想。人很奇怪的,只有在摸鱼的时候才会想到用专业知识(也没有很专业,这行业门槛太低啦),以前在念媒介批评课的时候,每节课都玩手机的。

15. 在国内做新闻好像确实没什么意思了。当年高中毕业,总一心要读新闻系的,在两所学校里徘徊,后来选了离家近的那所,但不保险,因为在我们省只招三五个人,我好像分数危险,只打算拼一拼,第二志愿填了中文系,想说估计要读中文系了。最后出来是新闻系,一蹦三尺高。到现在,有不知情的人问起来,都会吸口冷气,“哗,那可是你们学校王牌专业。”但事实呢,我的同班同学几乎已经没有人在做新闻了。转行去公关,广告,房产,投资,互联网,什么都好,再不做新闻。死也不做新闻了。我的那些梦想也早就幻灭了。对自己性格的认知也好,对国内大环境的感受也好。新闻本身是没有任何力量的,那些理想主义加上去的意义,其实都取决于背后的制度。好的制度可以令总统下台,首相弹劾,而同一件事情,我们这里黎明静悄悄。:)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