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包去兜风
I want a brighter word than bright, a fairer word than fair.

The day is wasted on which we have not laughed.

(查找同人文可使用标签链接/PC端)
 

《小評或是感想:【伪装者|天台】永不抵达的维也纳》

嗷呜天哪 激动 看到这篇长评我的天空都亮了(何

谢谢妹子的用心评价。文笔也好。(比心


菱柏:

斗膽寫了一點感想或小評希望太太不要介意,也不要責怪寫得不好QQ

 看完了 @驼马思牧乐 太太的永不抵達的維也納,心裡很衝擊,卻又很喜歡QQQQ

很直覺的想維也納不也就是大家心裡的烏托邦?

明台從一個不暗世事的小少爺成為了在裡頭投報評論時事講述諷刺青年消極渡世的評論家,毒蜂毒蠍轉換角色從軍統轉換成承先啟後的評論者,攪動上海的不是身體力行的特工,而是轉成了筆墨化作刀鋒。

王天風身份依然危險,明台卻顯得單純,成了我們都是亂世狂...

《【伪装者|天台】永不抵达的维也纳(完)》

*如果明台没有被半路劫去做特工,而是顺利抵达了港大当学生。而王天风也不是军统的老师,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故事会怎样?

*写了半个月,太拖了我。

*主天台,楼诚提及。


(1)

明台翘了前两周的课。

稀松平常极了。他以前在欧洲念书,全班都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只他一个黑发亚洲人,顶出挑,他也敢频繁翘课,理由五花八门,归根结底是要享受人生。战争爆发了,人类历史层面的大事,但他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会受到什么影响。他活在大气挥毫的口号与运动之外,他在角落里享受人生,港口的桥被炸断了,但他手里握的高脚酒杯却断不了。

他是这么觉得的。

大姐让他从欧洲回来,他照办...

《【伪装者|诚台】偏爱(下)》

*下半部几乎都是诚台了,就不标台丽tag了。

>>>(上)


【5】

飞机真的是世界上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吗?

为什么在渺渺视线里起飞的那小黑点,近乎静止在天空方格中的某一点,盯到眼眶酸涩,才移动一小格,那轰鸣的引擎尽力转动,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往异国飞去,但从地面上看,只是一个安静而孤独的飞镖,一次悲哀的慢动作。

仿佛站在起点的人还能触手可及似的。

大姐在拉明台的臂膀。

“走吧。”

那年他十四岁。介于似懂非懂之间,最危险的年纪。

“别看啦。”大姐道,“明楼和你阿诚哥明年就会回来看你。”

时间在人生起初缓慢得令人难以置信,往后才越跑越快。彼时一年就像隔着从宇宙洪...

《【伪装者|台丽/诚台】偏爱(上)》

*一个求而不得的故事。或者算两个。


【1】

傍晚是冷暖色调凌空唯一交错的机会。透明的风抚摸过世界的轮廓。

于曼丽穿着高跟鞋站在弄堂的角落里,将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她用肩胛骨抵着阴湿的墙壁,斜斜靠着,紧身的旗袍贴着她纤细的身体线条,在背光的空间里划出一个三角形。

明台揣着口袋从楼梯口拐出来,伸出一只手将帽子的边沿往下压了压,另一只手腾出来把曼丽的手臂拉过去挽住,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拿到了?”曼丽轻声问。

“那当然。”明台用眼角瞟了右边,两个人心照不宣步调一致地往右边的出口走去,“我什么时候失败过?”

“从没有。”曼丽微笑着仰起头看他,街对面洋房的书灯亮起来了,在阴冷的半空中兀...